长家十

宇宙事务所

第十五章

 

 

 

尽管孙周延被一整天的戏份累到喘不过气,但她在床上滚了26圈之后,依旧清醒的意识告诉她,她真的睡不着。抓起一件衣服套在睡衣外面,孙周延拿着剧本去了房间外。反正也睡不着,倒不如看看明天的戏。

 

16层,这个高度刚刚好。刚好看到远处市中心的灯火通明,刚好看到不远处河面上的波光粼粼,但它又没有那么高,不至于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孙周延斜靠在休息厅的阳台上,拿着剧本却一点也看不进去,她一下下用剧本拍着栏杆,这时候要是能来一罐啤酒该多好。孙周延环顾这个阳台,左侧的花坛和墙壁构成了一个死角,侦查经验告诉她这个死角可以躲过摄像头,甚至来阳台的人也很难发现这里会藏着什么。

 

 

她蹑手蹑脚的买回啤酒,把自己塞进那个小角落,如果被敏智知道自己的本领用来藏在这喝酒的话,会怎么惩罚她呢。孙周延刚拉开拉环,就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屏住呼吸往外一瞥,就看到程潇踩着她的兔子拖鞋,拎着一袋不知道什么东西坐到了阳台另一边的椅子上。

 

 

这么晚,也没睡?

 

 

也好,总算有机会好好看看她了。

 

 

这几天孙周延总在崩溃的边缘试探,一边是朝思暮想的程潇,另一边是吴宣仪和金知妍两个人的监视。她总是在演戏,假装不在意,假装和程潇没有很熟。明明她就在身边,却比以往更想她了。

 

 

孙周延目不转睛的看着坐在那发呆的程潇,我真像个变态啊,边这么想着边嘬一口啤酒。放下罐子,她发现一直在发呆的程潇终于有了动作。

 

 

 

 

对着远处的灯光以及河面上月亮的倒影深深的叹一口气

 

 

 

程潇终于回过神来,看了眼手机,已经是凌晨2点了。剧组的工作人员也都休息了,她放心的从从袋子里掏出啤酒来一罐罐的摆好。又睡不着,只能找点能助眠的东西来帮助自己了。其实更多是想喝了吧,自己。

 

 

程潇喝起酒来一点都不客气,咕噜噜就灌下去了大半瓶。这让花瓶后面的孙周延好一阵担心,又不敢出声被发现,只能咬着自己的手指祈祷程潇少喝点。

 

 

“喂?”像是顺应了孙周延的祈祷,程潇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秋医生。”

 

 

 

秋医生?这个名字怎么都觉得很耳熟,孙周延尝试着去听清电话里的声音,可这距离和大自然的风声完美的阻碍了她的尝试。

 

 

“对不起这么晚还打电话给你,打扰到你休息了吧。”

 

 

“可是这几天,她对我真的太冷漠。”

 

 

“。。。。。。是的,我已经没有顾虑了,秋医生。你说的很对,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我没什么好顾虑的。可是。。。。。。。”

 

 

 

“。。。。。。没错。。。。。。还有她的顾虑。”

 

 

 

就这样,程潇停了下来。她继续把手机放在耳边,不时的点点头,或者惆怅的灌一口啤酒。

 

 

 

她怎么了。

 

 

孙周延不自觉的去猜测这些话可能代表的意思,喜欢、顾虑、冷漠、他。

 

 

他是谁?什么医生?她喜欢谁?

 

 

孙周延,别去瞎想,别想了,孙周延。

 

 

 

 

等老师讲完最后一句,多荣就抓起包往外冲。两三步冲到门口,却撞到了人的身上。

 

 

李真淑。

 

 

抬头看着比平常更近的脸,多荣一下子往后退了两步,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心跳爆表而猝死了。

 

 

“啊。。。。。。李真淑啊,那个,你在这。。。。。”

 

 

“我在等你下课。”李真淑依然如往常那般面无表情“回家顺路,一起走吧。”

 

 

 

“。。。。。。。”

 

“。。。。。。。”

 

“今天上课。。。。好玩吗?”

 

 

“。。。。。。。。。。。。。。。。”多荣被这句话雷的外焦里嫩,李真淑同学,你还是不要找话题了。正想着怎么巧妙地避开这个尴尬,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多荣偷偷松一口气,“我先接个电话。”

 

 

“啊是房东阿姨,对对,这个房子不再续租了。嗯。。。好,谢谢阿姨,阿姨辛苦了。”

 

“以前的房子不租了?”见多荣挂断电话,李真淑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像样的话题。“那你。。。。。”

 

 

 

“不是有那些欧尼们吗。”多荣把手机放回兜里“秀斌欧尼早就说要我搬过去了。啊对,你还不认识她们,今天一定要介绍给你认识。”

 

 

“搬家需要帮忙吗。”李真淑想了想自己的长处,也就只有力气稍大了。

 

 

“不用不用,你看看你这么瘦。多愿欧尼和炫廷欧尼已经帮我搬过去了。”多荣不好意思的朝李真淑笑笑“而且很近,就在XX街6巷19号,几百米不到吧。。。。”

 

 

听到这个地址,李真淑心里一惊。她倒是记得很清楚,不过3个月前,那个任务失败了。被敏智骂的半死,惩罚也是狠。

 

 

6巷19号

 

 

怎么也忘不了这个地址,任务目标是保护那个房子里的卧底同志一家。可对手确实厉害,李真淑被阴了一道,自己也受了重伤。

 

 

 

 

“我们这些人,就只能这样。因为要隐秘,所以我们没有支援,没有爆炸,没有惊天动地。你失败了,那些被杀的人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像是被抹去一样。你身上担负的,不只是任务这么简单。知道吗。”

 

敏智说的话突然在耳朵边炸开来,李真淑只觉得胸口闷痛,泪腺的开关被强行打开。

 

 

 

“李真淑?怎么了?”多荣说完话一转头就看到李真淑脸颊上的眼泪,慌张的揽住她。

 

 

 

“多荣啊。”李真淑哽咽着“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多荣彻底慌了神,不知道李真淑这突然的道歉是什么情况。

 

 

 

 

 

 

“哟,带朋友来啦。”朴秀斌看到门口除了多荣还有别人,便推开身上摊着的金炫廷,走到多荣旁边“吃个饭再走吧,家里人不着急吧。。。。。。”

 

 

“我没有家里人。”李真淑的语气像是在描述今天中午吃了什么“我一直是一个人住的。”

多荣好不容易帮李真淑堵住了眼泪,费尽千辛万苦总算到了这里,听了这话,怕又发生什么无法控制的事情,急忙朝朴秀斌挤了挤眼睛。

 

朴秀斌被这话堵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对这个干净漂亮的孩子多了几分心疼。她拍了拍多荣,“多荣今天我们吃的丰盛一点”又拉起李真淑的手“把这当家就行,走,进去坐。”





-----------------------------------------------------------------------------



我放假啦!!!!


说好一周一更的


但是被考试周弄得措手不及😭


很快了,在这里先跟大家说声抱歉😭😭


宇宙事务所

第十四章

 

 

多荣稍稍失落的坐到孙周延旁边,不远处李真淑和那两个一起坐电梯上来的人聊的正高兴。孙周延暗自担心着李真淑会不会暴露身份,坐立难安。于是她拉起多荣往那边走过去。

 

“去看看她们在说什么开心的事。”

 

 

 

“哦对”吴宣仪边说边揽过金知妍的肩“你们平常看舞剧吗?”

 

“我知道一个舞团,好像叫望京舞蹈团,他们的舞剧场场爆满呢。”李真淑抱起手臂若有所思的回答着。

 

“对对,这次我们剧邀请了里面的程潇过来,那个舞蹈家的角色就给她了。”

 

孙周延刚走过来就听到了程潇的名字,差点扑到吴宣仪身上去问个清楚。但她用理智压住自己的冲动,淡淡的说了句“程潇吗?是我的朋友呢。”越重要的人,就越是不能被敌人发现她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

 

“竟然是认识的人啊。”金知妍不着痕迹的插了一句,如此平静的孙周延,倒是真惹人怀疑。

 

“听上去像是中国名字。”多荣走到李真淑旁边说了一句。

 

“是啊!”吴宣仪激动地拍了拍多荣“潇潇在中国的时候就很厉害了,我们是在韩国相互扶持的好闺蜜。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没有听她说起过你?”

 

看着吴宣仪质疑的眼神,孙周延的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上次。。庙会认识的。”

 

后脑勺涌起一种危险的预感,像冰凉的蛇爬过自己的后背,鸡皮疙瘩扩散到全身。孙周延顺从自己的预感看向金知妍,发现对方也看着自己,平常的微笑中带着一丝玩味。

 



嘀-----嘀-----嘀------嘀------

 

 


孙周延的脑袋里警报大响。

 

 

 



“潇潇你要去剧组?”美岐往锅里下了一盘羊肉“怎么都去剧组了?那我找谁玩啊。”

 

“因为不像你这么成功好吧,孟总。我们得打工养活自己啊。”潇潇捞起一块鱼豆腐放到碗里“宣仪给我打电话说是她监制的那个剧,是不是特别巧。”

 

 

“但我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孟美岐盯着锅面鲜红的辣椒油。“最近右眼皮跳的厉害。”

 

 

潇潇没有接话,也和她一起盯着锅面。冒着热气的火锅衬的这突如其来的沉默愈发恐怖。所幸,孟美岐的手机铃声把两个人从沼泽里拉出来,美岐接起电话,有点惊讶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luda你现在在我门口?”孟美岐边说边匆匆忙走到门口,拉开门就看到李luda一只手拎着便利店的袋子另一只拿着手机朝她招了招手。

“这么晚怎么过来了?”孟美岐贴心的接过luda手上的袋子,把她拉进门来。

 

 

“你不是给我拍了火锅的照片吗?”Luda委屈的走向桌子“知妍姐姐也不在家,我吃了好久外卖都吃烦了。”

 

听到luda蹩脚的说出火锅这个词,桌子边的程潇被可爱到笑出声“快来吧,你刚好赶上了,刚刚美岐下的肉正好熟了。”

 

锅里的红油被沸腾的汤底一下下打碎,程潇暂时的抛掉那些复杂的想法和不安的预感。探着头从锅里捞出一块肉裹上蘸料塞进嘴里,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呗。

 

 


“你们明天要去剧组?”luda从锅里捞出肉来“我也要去,好久没看到知妍姐姐了。”

 

“那今晚就睡在这吧。”程潇指了指楼上“反正孟总房间多,明早我们一起出发。”

 

孟美岐在旁边点点头,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错过了luda脸上一闪而过的坏笑。

 

可程潇却把这小表情收在眼底,所以第二天早上她只去了美岐房间,就把两个人都叫起来了。

 

倒是美岐有些慌张的抓着被子想解释一下是Luda择床睡,昨晚睡不着才过来的。还没等她组织好语言,程潇就走了“快点下来吃早餐哦,我要迟到了。”

 

 




三个人驱车到了酒店楼下,刚停稳,车门就从外面被打开。程潇的手愣在半空中,有点懵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孙周延的目光。是自己想多了吗?总觉得这眼神中多了很多很多东西,程潇还想继续探个究竟,但孙周延又像没事发生一样换上了她的招牌笑脸,扶着她下了车。

 

 

撇过眼看到正从门口走过来的吴宣仪和金知妍,孙周延没有跟上程潇,继续把嘴咧开,扶着坐在里面的人下了车。

 

“潇潇!”吴宣仪突然扑过来,打断了程潇对孙周延绅士举动的注视。“我就知道你们舞团会派你过来,我们可以一起工作啦。前一段时间你因为排舞太少跟我见面了。”

 

 

“你这是假公济私吧。”金知妍走过来“吴监制。”

 


“我们快上去吧,一会直接去拍摄地点,你这几天先熟悉一下,过几天你的戏就会开始了。。。。。。。”吴宣仪拉着程潇走进酒店,和美岐luda一起过来的孙周延只能赶上她们的背影。

 

“周延,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美岐扯了扯孙周延的袖子“这几天我的右眼皮跳的实在厉害。中国有句迷信的话,叫‘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实在觉得潇潇这次会出什么事。”

 



孙周延的笑一点点消失,认真的看着美岐。

 

 


“我肯定会照顾好她的。”因为她的危险可能来自于我

 

 


来自我对她的喜欢。




明天更新哟
消失了那么久,要开始为雪饼宇少营业啦!

全新开始的星期一


 

1

 

      “秀斌啊,快看这个。”金炫廷指着电视拍了拍躺在她大腿上的朴秀斌。“这个综艺太搞笑了哈哈哈哈。”

 

      秀斌却还是举着手机,手指飞速的在屏幕上忙活,没有要搭理金炫廷的意思。

 

      金炫廷失望的放下了举着的手,摸起桌上的遥控器,按掉了电视。原本吵闹的客厅一下子静了下来,秀斌这时才放下了手机,仰起头看向金炫廷。

 

      “欧尼,刚刚我在和我妈发信息。”

 

“嗯,没事。”金炫廷低下头看着秀斌,伸出手捏了捏秀斌的脸颊。

 

“可是。”朴秀斌有点用力的抓住那只手“我妈说周末让我回家,她给我安排了相亲。”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2

 

      “欧尼!”朴秀斌在厨房忙活着“听到门铃了吗?快开一下门”

 

 

      金炫廷听到秀斌的声音才把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手忙脚乱的推开椅子,快步走到门口“来了来了!”

 

 

      打开门后,看到秀斌的母亲,金炫廷突然就不自在了起来。

 

      “阿。。。。。阿姨好,来看秀斌怎么都不打个招呼。”金炫廷慌忙的招呼阿姨进门,跑到厨房叫出了朴秀斌。

 

      “妈!你怎么来了?”朴秀斌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把母亲请到了沙发上“等会,我多加两个菜。”

 

 

      “炫廷啊,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啊。”金炫廷给阿姨倒好水之后正着急怎么和阿姨聊起来,阿姨自己却开了口。“从高中开始啊,我们家秀斌就一直提起你啊。没想到你们关系一直这么好,真是多谢你这些年对我们家秀斌的照顾啊。”

 

      “没有没有,倒是秀斌一直在帮我。”金炫廷看了眼围着粉色围裙忙活的秀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从我们认识到现在都有十年了吧。”

 

     “这几年,秀斌有没有谈恋爱啊?”

 

 

      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问题,金炫廷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嘴巴动了又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都这个年纪了,还没带过男朋友回家呢。我跟她爸爸都有点着急了。”朴秀斌的母亲根本没发现旁边陪聊的人一点点暗淡的眼神,倒是真切的拉起来金炫廷的手,一脸忧愁的看着厨房里的朴秀斌“你们关系这么好,也帮她看看合适的对象吧。算是帮阿姨忙了。”

 

 

      金炫廷也顺着阿姨的目光看过去,朴秀斌正把锅里的菜装盘,油烟气刺啦啦的窜上来,有点看不清朴秀斌的样子。但金炫廷却把围裙上印着的那只卡通桃子看的一清二楚。她一下子想起来这只围裙是在离家两个红绿灯那条路上的超市买的。那只围裙就挂在货架从上往下数第三行左边第四个挂钩上,那天金炫廷一眼就看中了这条围裙,买回了家,秀斌也一直用到了现在。

 

 

      金炫廷动了动嘴唇,拍了拍阿姨的手,含糊不清的回了句,

 

 

 

       “嗯,好的,阿姨。”

 

 

 

3

 

      每次出了烦心的事,金炫廷都是第一时间找秋所静。这次也不例外的叫了秋所静一起吃烤肉。

 

 

       “说吧,又和秀斌怎么了。”秋所静把牛肉一块块的摊开在烤炉上,火开的很大,肉一靠到铁板上就发出剧烈的呲呲声“今天怎么点了这么多酒?”

 

金炫廷没有回答秋所静的问题,倒上满满一杯酒送到唇边灌了下去。

 

 

“昨天秀斌的妈妈来了,她把秀斌带回家去了。”金炫廷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说是带她回去相亲。”

 

 

秋所静一下子知道了金炫廷在苦恼什么,也理解了摆满桌子的一瓶瓶清酒代表的烦闷。于是她也倒满一杯,高高的举起来。

 

 

“今天陪你,不醉不归。”

 

 

4

 

 

      金炫廷颓废的半躺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但是却一点也没看进去,旁边桌子上的电脑亮着屏幕,上面的文件还没有完成。

 

 

      又是秀斌不在的房间,空荡荡的有些可怕。如果秀斌不在生活在自己身边,会是怎样的呢。金炫廷被这个突然蹦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一脚踢倒了旁边的垃圾桶,里面的垃圾全跑了出来,满地狼藉。她只好不情愿的起了身去收拾自己闯下的祸。

 

 

      扫把和铲子也是粉粉嫩嫩的颜色,一看就是秀斌选的。金炫廷边把垃圾揽到铲子里,边想着买扫把时秀斌的吐槽。

 

 

      “怎么又选这么暗的颜色,欧尼。”秀斌看着金炫廷拿起来的扫把,不满的摇摇头。“欧尼,你总是喜欢黑色的东西。房间里到处都暗暗的。选这个吧!”

 

      就这样,这个粉色的清扫套装就这样进了她们的小窝。金炫廷在回忆的时候,已经把散落出来的垃圾倒回了桶内。垃圾从铲子里滑进袋子,互相碰撞着发出的声音让金炫廷有些恍惚。她好像回到了多年前的某一个星期二,她和秀斌合力把垃圾倒进垃圾箱的时候好像听到的也是这样的声音。那时候的金炫廷可喜欢这个声音了,这就像是一个铃声,提醒她可以和秀斌一起回家了。

 

 

      金炫廷就这样拿着扫把发起了呆,过了好一会,她才又动了起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好好把房间打扫一遍。

 

 

      好像扫完就能和秀斌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回家了一样。

 

 

5

 

      朴秀斌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找到一个盒子,它被放在很角落处,像是被刻意藏了起来。把上面的灰吹掉的时候,朴秀斌才有点这个箱子的记忆了。

 

      盒子不大,比A4纸还要小一点,浅浅的,看上去装不了什么东西。朴秀斌记得这是高中毕业后,去大学之前自己收拾好的“秘密宝藏”。

 

 

      揭开盖子的时候,秀斌甚至有点紧张,她记不清自己放了什么进去,那已经是近10年前的事情了。小心翼翼的取下盖子来,里面叠放着一件校服衬衫。

 

 

      是炫廷欧尼洗干净的那一件。

 

 

      朴秀斌小心翼翼的捧出那件衬衫,细细回想多年前那个被破坏的第一个双人晚餐,不知怎么的,嘴角就高高的扬了起来。

 

      可笑还挂在脸上,眼泪就从眼角溢了出来,顺着抬起的脸颊滑到下巴边。

 

      怎么就哭了呢,秀斌擦了擦脸,拿起了压在衣服下面的小东西。

 

 

 

      怎么看到这个戒指,就哭了呢。

 

 

6

 

金炫廷打完最后一个字,点下了保存。熟练地打开邮箱发给了上司,完成一切后金炫廷松开鼠标,瘫倒在书桌上。

 

秀斌已经一周不在家了。

 

 

“我下周就会回来的。”秀斌走之前是这么说的。可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秀斌却没有如期的打开门,坐到她旁边,跟她说“我回来了”。

 

一下子,孤独和寂寞一下子围住了金炫廷,把她困在这使人窒息的伤感里,怎么挣扎也逃不出去了。

 

 

秀斌不在的这几天里,金炫廷总是有这样的感觉。尤其是在忙完一天的工作之后,不停运转的大脑一下子空荡荡的,立马就会被这该死的无力感填满。

 

 

真想有个人陪陪自己。

 

 

真想秀斌能陪陪自己。

 

 

 

7

 

    

金炫廷走到冰箱前拿出来最后一罐啤酒。在没有秀斌的晚上,金炫廷怎么也睡不着,只好依靠于酒精来保证自己能在空空的双人床上入眠。

 

 

食指勾住拉环,大拇指撑住瓶身,稍稍用力,金黄色的泡沫就会和酒精的味道一起从罐口冒出来。一大口下去,金炫廷满足的斜躺在沙发上。

 

 

空着的手抱起印着猫咪的抱枕,金炫廷又咽下一大口啤酒。微微的刺辣从舌头伸向喉头,淡淡的暖意从胃扩散到脚趾尖,金炫廷脑子里蹦出秀斌的身影。

 

 

 

好像能看到秀斌带着围裙,一下下翻炒着锅里的蔬菜。紫红的肉,裹着酱油的土豆。金炫廷才想起来自己好久没好好吃饭了。

 

 

 

再次喝一大口啤酒,金炫廷抱着抱枕的手垂了下来。

 

 

快喝完了,该去睡觉了。

 

 

 

 

8

 

 

 

“欧尼,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金炫廷迷迷糊糊的听到了秀斌的声音,才一周不见,自己就有幻觉了吗。翻过身后,金炫廷被窗外的阳光逼开了眼睛。

 

 

秀斌真的站在床前,手上拿着自己的衣服。

 

 

“哦莫!”金炫廷一下子清醒过来“秀斌你。。。。。。”

 

 

 

“我回来了,快穿衣服洗漱吧,早餐已经买好了。”

 

 

 

坐到餐桌前啃着吐司片的金炫廷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秀斌又出现在了她们的家中。

 

 

“你这一周。。。”金炫廷想问问相亲的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跟我妈摊牌了,她把我赶了出来。”

 

 

金炫廷震惊到忘记了咀嚼,张着嘴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

 

 

 

 

“我再也不会走了,欧尼。”朴秀斌咽下嘴里的东西,放下刀叉“你不会也不要我吧。”

 

 

 

“乱说什么。”金炫廷也把手上的餐具放在秀斌挑的桌垫上,认真的看着对面的人“你可是金炫廷的老婆。”

 

 

 

被秀斌挽着出门前,金炫廷看了眼鞋柜上的日历。

 

 

 

今天是周一呢。

 

 

全新的一周开始了,不是吗。

 

 

她转过头看向秀斌,发现秀斌也看着自己。金炫廷傻傻的笑了起来。

 

 

全新的生活也开始了。

 

 

不是吗。


宇宙事务所

十三章

 

送走程潇后,金炫廷躲在秀斌背后给秋所静打着手势,示意她看挂在墙上的时钟。看着几乎快要偏到9的时针,秋所静也慌了起来,想起昨天敏智那副凶巴巴的样子,如果今天迟到了,后果真是不可想象。

 

“金炫廷,你陪我去超市买点东西吧,然后帮我拎回家去。”

 

“啊啊好啊”金炫廷一下子反应过来“秀斌啊,我可能晚点回来。”

 

没等秀斌回答,两人就急匆匆的推门跑了出去。跑到马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吩咐司机开的快一点。

 

敏智坐在咖啡厅的吧台后面,看着秒针一下下的跳向12。终于,在九点整的报时响起来的时候,大门终于被推开,金炫廷和秋所静喘着气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还以为太久没见识组织的手段,你们会迟到呢。”敏智把手举起来对着光欣赏着自己新做的美甲。“看来你们躲过一劫了。”

金炫廷习惯性的走到收银柜后坐下,暗自嘲讽自己该死的肌肉记忆,坐稳后才看到吧台前坐着一个熟悉的人。

“是李真淑吗?”金炫廷搜寻着自己的记忆“上次送任多荣回来的那个人?”

 

“也可以叫夏天。”代替李真淑的是敏智的回答“看来你已经见过你的前辈了啊。”

 

“不是你让我去那里看看吗,有没有这个人在那里。”李真淑认真的盯着吧台桌面,头也不抬的回答。

 

 

“站长,我不是递交了辞呈吗。”秋所静坐到正对敏智的位置上“还让我们过来是什么意思”

 

“组织并没有答应,就当放个假了。想要离开组织?除非你变成一具尸体。”敏智拿起遥控器控制店门的卷帘落下来“该谈谈正事了吧?”

 

“还让我单枪匹马的去暗杀朴会长吗?”

 

“夏天跟你的雪娥前辈和EXY前辈讲讲她们休假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和恩熙前不久加入S市情报站,卧底恩熙已经潜入朴会长公司旗下娱乐社最近筹拍的新剧剧组,据情报,朴会长派遣了秘密杀手,目标是这次剧的副导演。那个副导演是S市议员竞选人,是朴会长支持的议员的最大对手。之前好几次暗杀被我们破坏了,但这次可能会来大行动。”

 

 

“恩熙可以提供你们需要的情报,由夏天来负责联络。”

 

 

秋所静看了看夏天身上的校服,“怎么进组去传递情报?她的身份不也是个高中生吗。”

 

 

敏智笑了笑,嘲讽写在脸上。“你不是看出来了吗?”

 

 

“任多荣和孙周延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李真淑依旧低着头看着桌面。灯光从她的头顶投下来,看不清垂下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

 

 

 

“多荣,你在准备什么便当啊。”秀斌洗着碟碗,问着在旁边忙活个不停的任多荣。

 

“上次跟你们说过的那个孙周延学姐啊。她在剧组好像挺累的,说是想吃我的饭了,所以做一份便当给她送过去。”

 

拎上便当出了门,看到了站在那等待的李真淑。任多荣稍微紧张了起来,打心底里感谢周延学姐。

 

 

 

“真的吗,你要送便当给我?”孙周延的兴奋在这句话的破音里一览无余。“那跟李真淑一起吧,她要送点作业给我。”

 

 

 

“走吧。”从李真淑的话里总是听不到任何感情,哪怕是冷漠或者讨厌这样的消极情绪。像是个机器人,任多荣跟李真淑说话的时候总是有这样的想法。

 

就像上次她莫名其妙送自己回家的时候,无论自己讲的事情多么好笑,她硬是没有一点要笑的意思。所以任多荣有时候会怀疑李真淑的面部肌肉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除了那天去教室送作业看到的那个笑,她真的没看过李真淑开心的表情。

 

 

坐上出租,并没有多久就到了周延说的地方。任多荣和李真淑正要关上电梯门,一个带着黑色针织帽的人冲过来挡住了电梯门。抱歉的朝他们笑笑,“可以等等吗,还有一个人。”说罢朝身后招了招手“知妍呀!”

 

两人走进来,任多荣忍不住的朝后来的那个“知妍”看过去。那人怎么看都是个明星,魔鬼的身材和看着旁边人说话时的笑颜,多荣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人。

 

 

“嗯?也去16楼吗?”带着黑帽子的女人正要按楼层却发现是一样的目的地。

 

“宣仪呀,16层不全是我们剧组的人吗。”

 

 

“我们是孙周延的学妹。”出乎多荣意料之外,李真淑接了话“来给她送东西。”


宇宙事务所

第十二章

听了这话,金炫廷忍不住打趣到“是不是隔壁的大叔又被大妈打了,想让你过去救他啊?”

趁秀斌还没把菜刀丢过来,金炫廷急忙关上厨房的门,重新窝回沙发。刚调整好姿势,就听见楼下门店被推开,来人像是气势汹汹,门口的铃铛被撞的“铃铃铃铃”响个不停。可在楼下的秋所静却没发出正常待客的声音,只有多愿弱弱的问了句“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金炫廷有点担心的走下楼,跑下楼梯后她先看到的是有点慌张的站在那的秋所静,对面像是个戴了白帽子的女人。旁边的多愿见炫廷下了楼,忙把她拉过来,在她耳边小声说着“秋医生一看到这个人就呆住了,一句话也不说。。。。。”


多愿后面说了什么金炫廷也没听清楚,因为那个白帽子女人稍稍侧了身子朝她看过来。看清那个人之后,恐惧像洪水爆发般涌了出来,黑暗的回忆一下子全部翻腾在脑海里。


“哟,雪娥也在。啊!不对,应该叫你全名吧金炫廷。”




时间像是回溯到了多年前刚到S市的时候,敏智就是这样子站在自己面前。叫了声“雪娥?”

那个犀利的眼神从帽檐下射出来,金炫廷垂下眼躲过了这个对视,悄悄松了口气。不愧是第一线的一把手,比自己的训导员还要凶上好几倍。

“我是S市情报站站长,敏智,走吧。”




金炫廷动了动自己僵住的四肢,想缓解这让人窒息的气氛。“站。。。。哈哈哈敏智你怎么来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用。”敏智像是要走的样子“明晚九点,老地方见吧。”

铃铛再次响了起来,金炫廷在这惊悚的声音中擦了把额头冒出的冷汗。转过身和秋所静交换了一个眼神,一起把多愿拖到了里屋锁起了门。

“你们干嘛!”多愿当然被吓得不轻。

“刚刚你什么都没听到,也什么都没发生。OK?”多愿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金炫廷,一向散漫的人突然换上严肃冷酷的表情,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杀气。


“你们在里面吗?晚饭好了快上去吃饭啦。”多荣在外面敲敲门,吓得多愿一个激灵。


看了眼紧闭着的门之后,金炫廷朝多愿做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松开了按着她的手。秋所静把手指放在嘴前,“当做秘密,好吗。”


“来了来了。”秋所静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程潇翻一个身从床上起来,疲惫的套好衣服,拎上包出了门。熟练的走到那个巷子的最里面,推开门走了进去。


“潇潇来了吗。”秀斌从金炫廷旁边起身走过来,热情的招呼程潇坐下。 

 

“来的刚好,你的私人订制方案刚刚出炉。”秋所静拿着几张纸从房间里走出来,把它递给程潇。

 

 

  程潇接住后,感觉到薄薄的A4纸传来比手心稍高的温度,看来是刚刚才打印出来的。

 

 

“还好多愿说你这几天忙,过不来,我可是今天才把这个做完。”秋所静舒服的摊在沙发上长长吁了一口气“那我们开始吧,解决你的顾虑。”

 

 

 

“你的顾虑无非来自于两个人,一个是孙周延,一个是你自己。”

 

 

 

 

 

 

程潇微微点了点头,等待秋所静继续说下去。

 

 

 

“那就先说服自己吧,潇潇。”

 

 

程潇疑惑地看着秋所静。

 

 

 

 

 

“重要的不是谁喜欢你,而是你喜欢谁,不是吗?”

 

 

 

 

直到回家路上,程潇满脑子想的都是这句话。好像这句话真的有那么大的说服力,能让自己毫无顾虑的去探索孙周延的真实想法。

 

 

“你在回避,不是吗?”秋所静说话的时候总是有这种魔力,像是剖开了程潇的胸膛,毫无遮掩的直视着她的心脏。“回避那些你不希望看到的痛苦。”

 

 

想到秋医生的这句话,程潇羞愧的踢走了脚边的石子,把手用力的插进衣兜。可不是吗,一想到那些会让自己无法呼吸的惨痛结局,程潇就不自觉的想拉开与孙周延的距离。正恼怒着,衣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看到是舞蹈团前辈的电话,程潇立马接起来,恭敬的问了声好。

 

“潇潇,你想好了吗?”听到这句话,程潇才想起来,今天下午排练结束后,前辈在更衣室问自己要不要去参加一个电视剧的客串,里面需要一个精通舞蹈的角色。

 

 

“还没决定吗?我今天晚上就要敲定人选了。”没听到程潇的回答,前辈便知道她还在犹豫“能在电视剧里露脸,这可是个不多的好机会。你这么漂亮,可不要浪费啊。”

 

 

听到电视剧,程潇突然想起了秋医生说“身份”。不知道是自己的关注越来越多,还是孙周延的人气真的如此之高。最近的程潇总是能看到关于孙周延的消息,一下子程潇觉得有了巨大的落差感。

 

 

如果我也拥有像她一样的身份,秋医生说的问题是不是就会解决了。

 

 

“前辈,我想好了。让我去努力一把试试。”程潇知道自己已经说服自己了


最近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谢谢你们呀。
想送一个礼物给一直在看我这个小透明写的幼稚文字的仙女王子们。
有什么想看的题材和cp,快快评论给我吧!
(因为电脑快到了,打字更快了。)
😁

星期天就搬家吧

(文中出现的歌:Make It Last Lyrics   -Tim McMorris)
(可以搭配食用)


1

        走出大厦,朴秀斌一眼就看到了在路边站着的金炫廷。金炫廷看着飞奔过来的秀斌,笑得没了眼,屈起大臂,接住她勾过来手。

       “怎么样,实习生。第一天顺利吗?”金炫廷顺手把秀斌脸上的乱发撩开。“用了我给你买的眼影吗?”

         “用了!”朴秀斌抬起头,眨眨眼睛,给她看着自己精致的妆。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把眯着的眼睛瞪大,吓得正在观察眼影的金炫廷把脖子往后一缩。“欧尼,我跟你说啊,那个主管凶死了!”

            金炫廷笑了笑把她拉到路边,伸手顺了顺秀斌的大衣衣领。

             “太冷了,先去我家吃饭吧。”

          
             招招手,一辆出租车停在两人跟前。


2

              “叮咚!”

               听到门铃,金炫廷从沙发上弹出来,兴奋的打开了门。

               “您好,这是您的披萨。”

              “我以为你要亲自下厨。”朴秀斌接过金炫廷手里的袋子“结果还是点外卖。”

              “你知道的,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还是不要让我进厨房比较好。”

               朴秀斌皱了皱眉头“每天都点外卖吗?”

              “嗯?”金炫廷认真的把袋子里的盒子一一摆出来“怎么了?”

                “明天我来帮你做饭吧。”

3

                
                “欧尼,这个怎么样。”秀斌拿起一盒西兰花,想往车里放,却被金炫廷挡了回去。

               “买这个吧!”接着金炫廷又往推车里丢了一盒肉。
              

                “呀!”朴秀斌看着推车里满满的肉动了脾气。

                “内,秀斌啊,我最喜欢西兰花了。”金炫廷急忙把那盒肉摆回了冰柜。

4

           
              “欧尼,你去看电视吧。”朴秀斌一边切着肉,一边照顾着炉子上的锅。“很快就好了的。”

              “我……也想帮帮忙。”金炫廷靠在冰箱上,看上去有些丧气。看着秀斌忙碌的背影,金炫廷越发的觉得自己干站在这很过分。

             “感觉自己有点没用。”

      
           朴秀斌停了停,楞一下又继续把菜丢进锅里,盖好锅盖后,朝金炫廷伸出了手。

             “欧尼,可以帮我拿一下洋葱吗。”

5

          “秀斌啊,今天下班我不过去了,公司突然拨给我一个项目,我可能要加班。”

          “内,要好好吃饭哦。”

           刚挂断电话,一本策划书就甩到了秀斌桌上。抬起头,是主管站在桌子边。

          “朴实习生?”主管的眉尾翘得高高的,朴秀斌知道即将有不好的事要发生。“我知道你是第一次做策划,可是也不至于差成这样吧。”

           “看来从重点高校毕业的实习生也没什么特别嘛。”主管轻蔑的看了眼秀斌,拿起策划书走向了旁边的桌子“李实习生,你来试试吧。”
              
               
             “不能好好完成工作的话,不如早点换地方吧。别浪费时间了。”主管临走时丢下这句话,

            不知怎么的,朴秀斌特别想金炫廷。

6

               喝完杯子里最后一滴咖啡,金炫廷爽快的敲了一下回车。

                总算完成了。

               收拾好路过楼下大厅时,时针已经移到了九和十之间。还好,没加班到很晚,金炫廷拉紧脖子上的围巾推开大门走出了大厦。

                一出门,就看到门前的景观树边站着个人。金炫廷从那件自己买的外套认出那是秀斌,急忙小跑过去。

               “秀斌?怎么在这,没回……”

                话没说完秀斌就扑了过来,一下子扎到金炫廷身上,两只手勒得紧紧的,像是要把金炫廷的腰切成两段。

                 “天气真的越来越冷了啊。”金炫廷把围巾摘下来绕到秀斌的脖子上,小心翼翼把绕进去的头发拿出来。

                 “今晚去我家吧。”

7

                金炫廷带着楼下餐馆的外卖回来的时候,朴秀斌还没有洗完澡。
                 
               “秀斌?”金炫廷担心的敲了敲浴室门。

               “欧尼,我很快就好了。”
                  
               帮秀斌把换洗衣物放在门口,听着她的声音和水声一起隔着门板传过来,金炫廷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好像是第一次在我家过夜啊。

              金炫廷坐在自己的沙发上却有一种在别人家做客时的局促不安。只好拍拍手背,安慰自己,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紧张个什么。

               浴室门打开的时候,金炫廷就再也紧张不起来了。看着和水汽一起走出来的人,拿自己准备的粉色浴巾一下下的擦着发尾,穿着比她大很多的自己的睡衣。

               真的太漂亮了,我的秀斌。

8

               “你还没告诉我呢。”金炫廷一手托起朴秀斌的长发,一手摇着吹风机,对准还湿哒哒的发尾。“怎么那么晚还来找我,是不是等了很久?”

               “本来挺难受的,但是那事情已经不重要了。”朴秀斌往后一靠,头刚好靠在金炫廷的肩窝上。

                  “因为现在很开心。”



9

 
          “欧尼,你的睡衣真的太大了。”朴秀斌举了举手,多出来的袖子耷拉在那。

           “嗯。”  认真处理文件的金炫廷似乎没听清,只是随口应了一声。敲完回车后,金炫廷才反应过来。

           “要不要拿点你的东西过来,最近不是经常在我这睡觉吗。”
       

           
             这样算不算是偶尔同居,朴秀斌把发烫的脸塞进被子里。

10

             金炫廷第16次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已经凌晨2点了。

             也就是说自己在床上翻了两个多钟还是没睡着。竟然不习惯自己一个人睡了,金炫廷把手机丢回床头柜,转了个身。

            如果秀斌在的话,应该躺在这个位置吧。

            金炫廷不由得想起第一次睡在一起的那个晚上。
    

          

            “秀斌?”金炫廷小声的叫了一声“你睡着了吗。”

              秀斌把头转了过来,眼睛在窗外投进来光下闪闪发光。“欧尼,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

             金炫廷一下子看呆了

            “明天还要努力工作,现在睡不着怎么办啊,主管今天已经骂我了。”

             “我给你唱歌吧。”金炫廷帮秀斌掖了掖被角。

            
I want to stay here with you,
Under sunny skies,
look in your big brown eyes,
Time goes by but my heart stays true,
And every smile you give,
your love it shine right through,
And in this moment…,
I’ll make it last, make it last,

………………

           

             等唱完最后一句,秀斌已经抱着金炫廷的手臂睡了过去。微微的呼吸声均匀又有节奏,听起来睡的很香。
            

           
             想到这里,金炫廷翻回去,再次拿起手机,点开播放器放起这首歌。

              幸福的困意一下子袭了上来。

           

              晚安

11

              “这周日你也放假吧。”金炫廷把充好的咖啡放到秀斌前面。

               “嗯,今天加加班,星期天就不用去公司了。”朴秀斌嘬一口咖啡,今天一整天都将精力充沛了。

              “那我星期天去帮你把东西搬过来吧。”

              “好。”秀斌觉得今天的咖啡有点甜。


12

              按掉闹钟,金炫廷小心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尽量轻的洗漱,不吵醒那个睡的正香的小孩子。

             缓缓的拉开衣柜,看着里面多出来的衣服,金炫廷突然就笑了起来。

             去给她做早餐吧。
              

               
            
            
             
                

星期六的补习课


1

        在电梯里看了眼手机,秀斌又分享着自己在大学碰到的有趣的事。
        金炫廷顺手回了个“kkkkk”,看电梯即将到达目的楼层又接着打了句“我去上课了。”把手机揣进兜里后,电梯门刚好打开。

       
        最近自己好像有些冷漠了。

        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秀斌保持联系,是时间问题还是空间问题让她变冷淡了?

         金炫廷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站在一扇门前敲了敲。

        “谁啊?”里面的人问着。

     

        “是我,金炫廷,我来给你上课了。”

2

         看着伏在桌子上认真学习的孙周延,金炫廷想起来的是很久之前的周末和朴秀斌一起学习的场景。

         “欧尼这里我不是很懂。”孙周延直起身子用笔的尾端指着题目,示意金炫廷过去解释。

          金炫廷凑过去看了眼题目,从周延手里接过笔,在旁边的草纸上演算着。

          “欧尼,你有在谈恋爱吗。”

          抬起头,看到孙周延正认真的看着自己。一时间,金炫廷愣在那不知道该说什么。

3

          自己发过去的消息总是等不到回信,秀斌时不时的掏出手机看看有没有新消息。

          终于有了!

          朴秀斌激动的点开带着红点的图标,点开最上面的那个消息框。

         “kkkkkkkXD”

         就没了吗,朴秀斌看着这几个表达喜悦的字符,却一点也没觉得开心。

             
         也许在忙吧

        
        朴秀斌收起手机,很久很久都没再拿出来。


4

        “怎么了吗?”金炫廷变回答边用拇指转了转套在食指上的戒指。

    
        “没什么,没什么。”孙周延又把眼神放回演算纸。“只是觉得欧尼这么漂亮,应该有很多人想和你谈恋爱吧。”

         “这么会说话,怎么不会写这道这么简单的题。”金炫廷用笔敲了敲试题,孙周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后勃颈。

         扯开话题的金炫廷偷偷嘘一口气,总觉得有点心虚呢,自己这样。      

5

         
         “哎!金炫廷!”左肩突然被重重一拍,吃了痛的金炫廷转头寻找肇事者。

         果然是秋所静!下手没个轻重。

     
       “你怎么也在这?”金炫廷揉了揉仿佛被拍断的肩。

       “同学邀请我来她公寓玩咯。”秋所静指了指旁边的大楼“倒是你啊,怎么在这。”

         
       “前几天不是跟你说了吗,帮一个高三生补课。”
            

         “你最近是不是冷落秀斌了。”秋所静突然严肃起来。

          “为什么这么说?”金炫廷不自在的扯了扯包。

          “前几天家里有事,回去了一趟。”莫名其妙拍拍金炫廷的肩膀之后,所静继续说下去“刚好碰到她了。”

6

          “所静学姐?”朴秀斌试探的喊了一声,前面的人果然转过头来,是秋所静。

         “好久不见!学姐!”兴奋的打过招呼后,朴秀斌好奇的问“又不是假期,学姐怎么回来了。”

          “回家办点事。”

         “炫廷欧尼,最近很忙吗?”朴秀斌小心翼翼的看向秋所静。

          “怎么了吗?”

          “没事没事。”朴秀斌迅速低下了头。

7

           “你不会跟她分手了吧?”秋所静被突然冒出想法吓到了,猛的又拍了一下金炫廷。

           
           “怎么可能。”金炫廷忍住想捶秋所静的冲动。

            “不是在帮别人补课吗,有点忙,没来得及回她。”

            电话适时的响起来,金炫廷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心虚走远两步,接了起来。

         
           “周延?不是刚下课吗?怎么了吗?”

          “炫廷欧尼呀!刚刚忘记问你了,明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去喝咖啡吧!”

           “嗯,明天啊,可以。”

           挂断电话,转过身的金炫廷被站在后面的秋所静给吓了一大跳。

           “不是很忙吗?”

       

           金炫廷有点慌张了。

8

           从孙周延手中接过咖啡和最爱的点心,金炫廷的不安胜过了舒适。

           “欧尼?”孙周延坐到对面“怎么了吗?忧心忡忡的。”

             “周延你,有喜欢的人吗?”

9

             朴秀斌心不在焉的走在路上,把脚下的花瓣一下下踩散。
             
            “秀斌?”旁边跟过来一个人。

            “啊知妍学姐!”

           “干嘛跟花瓣过不去啊。”金知妍把朴秀斌往别处拉了拉“还是说,跟自己过不去。”
          

           “学姐,异地恋能有好结果吗。”

             金知妍没因为问题惊讶,倒是对这陈述句一样的语气感到了好奇。

            “说说看,为什么不会好结果。”     
          

10

              打开SNS,看到了秀斌久违的动态。金炫廷点开图片,画面里的朴秀斌和另一个惊艳的女生脸贴着脸,笑的十分开心。

              “和学姐的快乐时光❤”

              “有啊。”孙周延稍微正经了些

             “那你会不会有,不那么喜欢她的时候。”金炫廷戳了戳盘子里的蛋糕。“会冷漠的时候。”

               

              “会啊,都会有的吧。做出让对方不那么开心的事情。”

               金炫廷看着这张动态的照片,陷入了沉思。

              是我的问题吗。

11

             
             金炫廷不断的给秀斌发着今天发生的事,可发过去的文字就像石沉大海。

             直到晚上,秀斌才有了回信。

            “kkkkkkkk”

             看着这一串字符,金炫廷真的慌了起来。她真切的感受到了秀斌可能体验过的失望。

             “秀斌啊,我前不久有点忙。”

              “嗯。”

            “但是我爱你。”

12

            朴秀斌看着那行字,怎么也想不出该回复什么。
              
            又在心里一遍遍的嘲讽着自己,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对冷漠自己的那个人的怨恨。

             真没用啊,朴秀斌。
              

            “我现在去洗澡了,欧尼。”无奈之下,朴秀斌选择了逃避话题。

            正准备放下手机,电话却打了过来。

             “欧尼?”接起电话,却听不到声音,朴秀斌试探的问了一句。

            “秀斌啊。。。。。。”金炫廷开了口,却又停了下来。

             “我原谅你背着我找别的小姐姐啦,但是我现在要去洗澡了哦。”

              “欧尼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

               “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

13

              又到了周六,金炫廷收拾好昨晚备好的试卷。出门前,插上耳机,给秀斌拨去了电话。

             “亲爱的,我去补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