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家十

全新开始的星期一


 

1

 

      “秀斌啊,快看这个。”金炫廷指着电视拍了拍躺在她大腿上的朴秀斌。“这个综艺太搞笑了哈哈哈哈。”

 

      秀斌却还是举着手机,手指飞速的在屏幕上忙活,没有要搭理金炫廷的意思。

 

      金炫廷失望的放下了举着的手,摸起桌上的遥控器,按掉了电视。原本吵闹的客厅一下子静了下来,秀斌这时才放下了手机,仰起头看向金炫廷。

 

      “欧尼,刚刚我在和我妈发信息。”

 

“嗯,没事。”金炫廷低下头看着秀斌,伸出手捏了捏秀斌的脸颊。

 

“可是。”朴秀斌有点用力的抓住那只手“我妈说周末让我回家,她给我安排了相亲。”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2

 

      “欧尼!”朴秀斌在厨房忙活着“听到门铃了吗?快开一下门”

 

 

      金炫廷听到秀斌的声音才把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手忙脚乱的推开椅子,快步走到门口“来了来了!”

 

 

      打开门后,看到秀斌的母亲,金炫廷突然就不自在了起来。

 

      “阿。。。。。阿姨好,来看秀斌怎么都不打个招呼。”金炫廷慌忙的招呼阿姨进门,跑到厨房叫出了朴秀斌。

 

      “妈!你怎么来了?”朴秀斌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把母亲请到了沙发上“等会,我多加两个菜。”

 

 

      “炫廷啊,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啊。”金炫廷给阿姨倒好水之后正着急怎么和阿姨聊起来,阿姨自己却开了口。“从高中开始啊,我们家秀斌就一直提起你啊。没想到你们关系一直这么好,真是多谢你这些年对我们家秀斌的照顾啊。”

 

      “没有没有,倒是秀斌一直在帮我。”金炫廷看了眼围着粉色围裙忙活的秀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从我们认识到现在都有十年了吧。”

 

     “这几年,秀斌有没有谈恋爱啊?”

 

 

      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问题,金炫廷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嘴巴动了又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都这个年纪了,还没带过男朋友回家呢。我跟她爸爸都有点着急了。”朴秀斌的母亲根本没发现旁边陪聊的人一点点暗淡的眼神,倒是真切的拉起来金炫廷的手,一脸忧愁的看着厨房里的朴秀斌“你们关系这么好,也帮她看看合适的对象吧。算是帮阿姨忙了。”

 

 

      金炫廷也顺着阿姨的目光看过去,朴秀斌正把锅里的菜装盘,油烟气刺啦啦的窜上来,有点看不清朴秀斌的样子。但金炫廷却把围裙上印着的那只卡通桃子看的一清二楚。她一下子想起来这只围裙是在离家两个红绿灯那条路上的超市买的。那只围裙就挂在货架从上往下数第三行左边第四个挂钩上,那天金炫廷一眼就看中了这条围裙,买回了家,秀斌也一直用到了现在。

 

 

      金炫廷动了动嘴唇,拍了拍阿姨的手,含糊不清的回了句,

 

 

 

       “嗯,好的,阿姨。”

 

 

 

3

 

      每次出了烦心的事,金炫廷都是第一时间找秋所静。这次也不例外的叫了秋所静一起吃烤肉。

 

 

       “说吧,又和秀斌怎么了。”秋所静把牛肉一块块的摊开在烤炉上,火开的很大,肉一靠到铁板上就发出剧烈的呲呲声“今天怎么点了这么多酒?”

 

金炫廷没有回答秋所静的问题,倒上满满一杯酒送到唇边灌了下去。

 

 

“昨天秀斌的妈妈来了,她把秀斌带回家去了。”金炫廷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说是带她回去相亲。”

 

 

秋所静一下子知道了金炫廷在苦恼什么,也理解了摆满桌子的一瓶瓶清酒代表的烦闷。于是她也倒满一杯,高高的举起来。

 

 

“今天陪你,不醉不归。”

 

 

4

 

 

      金炫廷颓废的半躺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但是却一点也没看进去,旁边桌子上的电脑亮着屏幕,上面的文件还没有完成。

 

 

      又是秀斌不在的房间,空荡荡的有些可怕。如果秀斌不在生活在自己身边,会是怎样的呢。金炫廷被这个突然蹦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一脚踢倒了旁边的垃圾桶,里面的垃圾全跑了出来,满地狼藉。她只好不情愿的起了身去收拾自己闯下的祸。

 

 

      扫把和铲子也是粉粉嫩嫩的颜色,一看就是秀斌选的。金炫廷边把垃圾揽到铲子里,边想着买扫把时秀斌的吐槽。

 

 

      “怎么又选这么暗的颜色,欧尼。”秀斌看着金炫廷拿起来的扫把,不满的摇摇头。“欧尼,你总是喜欢黑色的东西。房间里到处都暗暗的。选这个吧!”

 

      就这样,这个粉色的清扫套装就这样进了她们的小窝。金炫廷在回忆的时候,已经把散落出来的垃圾倒回了桶内。垃圾从铲子里滑进袋子,互相碰撞着发出的声音让金炫廷有些恍惚。她好像回到了多年前的某一个星期二,她和秀斌合力把垃圾倒进垃圾箱的时候好像听到的也是这样的声音。那时候的金炫廷可喜欢这个声音了,这就像是一个铃声,提醒她可以和秀斌一起回家了。

 

 

      金炫廷就这样拿着扫把发起了呆,过了好一会,她才又动了起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好好把房间打扫一遍。

 

 

      好像扫完就能和秀斌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回家了一样。

 

 

5

 

      朴秀斌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找到一个盒子,它被放在很角落处,像是被刻意藏了起来。把上面的灰吹掉的时候,朴秀斌才有点这个箱子的记忆了。

 

      盒子不大,比A4纸还要小一点,浅浅的,看上去装不了什么东西。朴秀斌记得这是高中毕业后,去大学之前自己收拾好的“秘密宝藏”。

 

 

      揭开盖子的时候,秀斌甚至有点紧张,她记不清自己放了什么进去,那已经是近10年前的事情了。小心翼翼的取下盖子来,里面叠放着一件校服衬衫。

 

 

      是炫廷欧尼洗干净的那一件。

 

 

      朴秀斌小心翼翼的捧出那件衬衫,细细回想多年前那个被破坏的第一个双人晚餐,不知怎么的,嘴角就高高的扬了起来。

 

      可笑还挂在脸上,眼泪就从眼角溢了出来,顺着抬起的脸颊滑到下巴边。

 

      怎么就哭了呢,秀斌擦了擦脸,拿起了压在衣服下面的小东西。

 

 

 

      怎么看到这个戒指,就哭了呢。

 

 

6

 

金炫廷打完最后一个字,点下了保存。熟练地打开邮箱发给了上司,完成一切后金炫廷松开鼠标,瘫倒在书桌上。

 

秀斌已经一周不在家了。

 

 

“我下周就会回来的。”秀斌走之前是这么说的。可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秀斌却没有如期的打开门,坐到她旁边,跟她说“我回来了”。

 

一下子,孤独和寂寞一下子围住了金炫廷,把她困在这使人窒息的伤感里,怎么挣扎也逃不出去了。

 

 

秀斌不在的这几天里,金炫廷总是有这样的感觉。尤其是在忙完一天的工作之后,不停运转的大脑一下子空荡荡的,立马就会被这该死的无力感填满。

 

 

真想有个人陪陪自己。

 

 

真想秀斌能陪陪自己。

 

 

 

7

 

    

金炫廷走到冰箱前拿出来最后一罐啤酒。在没有秀斌的晚上,金炫廷怎么也睡不着,只好依靠于酒精来保证自己能在空空的双人床上入眠。

 

 

食指勾住拉环,大拇指撑住瓶身,稍稍用力,金黄色的泡沫就会和酒精的味道一起从罐口冒出来。一大口下去,金炫廷满足的斜躺在沙发上。

 

 

空着的手抱起印着猫咪的抱枕,金炫廷又咽下一大口啤酒。微微的刺辣从舌头伸向喉头,淡淡的暖意从胃扩散到脚趾尖,金炫廷脑子里蹦出秀斌的身影。

 

 

 

好像能看到秀斌带着围裙,一下下翻炒着锅里的蔬菜。紫红的肉,裹着酱油的土豆。金炫廷才想起来自己好久没好好吃饭了。

 

 

 

再次喝一大口啤酒,金炫廷抱着抱枕的手垂了下来。

 

 

快喝完了,该去睡觉了。

 

 

 

 

8

 

 

 

“欧尼,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金炫廷迷迷糊糊的听到了秀斌的声音,才一周不见,自己就有幻觉了吗。翻过身后,金炫廷被窗外的阳光逼开了眼睛。

 

 

秀斌真的站在床前,手上拿着自己的衣服。

 

 

“哦莫!”金炫廷一下子清醒过来“秀斌你。。。。。。”

 

 

 

“我回来了,快穿衣服洗漱吧,早餐已经买好了。”

 

 

 

坐到餐桌前啃着吐司片的金炫廷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秀斌又出现在了她们的家中。

 

 

“你这一周。。。”金炫廷想问问相亲的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跟我妈摊牌了,她把我赶了出来。”

 

 

金炫廷震惊到忘记了咀嚼,张着嘴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

 

 

 

 

“我再也不会走了,欧尼。”朴秀斌咽下嘴里的东西,放下刀叉“你不会也不要我吧。”

 

 

 

“乱说什么。”金炫廷也把手上的餐具放在秀斌挑的桌垫上,认真的看着对面的人“你可是金炫廷的老婆。”

 

 

 

被秀斌挽着出门前,金炫廷看了眼鞋柜上的日历。

 

 

 

今天是周一呢。

 

 

全新的一周开始了,不是吗。

 

 

她转过头看向秀斌,发现秀斌也看着自己。金炫廷傻傻的笑了起来。

 

 

全新的生活也开始了。

 

 

不是吗。


评论(1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