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家十

宇宙事务所

第二章

        双腿终于支撑不住身子的重量,金炫静重重的倒在地上。那些家伙应该还没追上我,这个巷子也够隐蔽。

         可是,好冷啊。

         像是躺在南极的冰面上,四周寒风呼啸。金炫静绝望的闭上眼睛,自己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巷子口突然传来脚步声。

          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吗,金炫静努力的挪动双腿,可不能就这样被抓住啊。可是两条腿仿佛已经跟大脑切断了联系,怎么也使唤不动。感受着脸上伤口的刺痛,感觉意识一点点模糊,这个巷子原来是自己的地狱啊。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mo mo mo mo mo!,O mo。。。。。”

         “嗯,快到了,在走最后一段了。”

       

          是地狱使者吗?声音还蛮好听的。金炫静想睁开眼睛眼睛看看这个地狱使者的模样,手上却突然被狠狠的踩了一脚。

         “啊——————!”好像是地狱使者的尖叫,什么啊我都没开始叫。

         
          这意外的一脚让金炫静原本就微弱意识更淡了。她依稀感觉脸上的头发被拨开,真想看看地狱使者的样子啊。

          “呀!醒一醒!”秀斌用力摇了摇金炫静的头“没意识了吗,要报警吗?”

         
           报警的话,组织会把我处理掉吧。可万万不能再落到组织手里,我宁愿死在这个声音好听的地狱使者手上。所以拼尽最后一点力气,炫静胡乱抓住那只手。

          “别...别报警......”手上传来的是大衣粗糙的质感,和大衣底下人类的温度“我没事......别报警...”

            最后一丝力气被抽走,意识一点点消失。身体好像被抱住,耳边的声音怎么也听不懂。

           终于暖和了。

           金炫静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她又变回了那个12岁的小女孩,回到了那个罪恶的森林深处。训导员依旧拿着那个黑漆漆的短鞭,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身上。

           我可以做好的,我可以的。

      

          “去,杀了他。”

           梦里的自己又握住了训导员丢过来的匕首,面色如常,手臂却在微微颤抖。
         
           只不过是个死囚,我来执行死刑而已。不用怕的。我学过了不是吗,怎么一刀致命。

          炫静一步步走到死囚面前,被蒙着头的人不住的发着抖。塞住的嘴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呜声。
           “不能闭眼,不能犹豫,不能后退。”训导员的话回响在耳边。

          炫静僵着脸,举起手臂,迅速的刺下去。

         “合格。”训导员依旧是冰冷冷的声音“明天组织会派你去S市,任务也会到。”

        炫静擦掉脸上温热粘稠的液体

        “是。”

        “炫静,我来帮你包扎伤口。”是所静啊,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还能见到你吗。

        是因为要死了所以才会回顾自己这单调无趣又残忍的人生吗。梦里全是自己杀过的一个个人,他们惊恐的表情,他们身体里流出来的红色液体。

        最后一个人是朴会长,他梳着油头,架着金丝框的眼镜,看上去温润又彬彬有礼。没想到啊,这样的人是S市黑暗面的帝王。

          
         果然,失败了。

         意料之外的不是失败,是他手下人的办事能力。不眠不休整整追了三天。

         最后不是秋所静也不是黑衣人,是地狱使者带走我的啊。

         也不错呢是个声音很可爱的地狱使者。

     

         “follow  follow  follow  me~”

          这是地狱里的声音吗?金炫静缓缓睁开眼,举手挡住刺眼的光。适应光线后,四处环顾,才看到地上的少女和旁边叫唤的手机。

        我  ,没死。
       
        掀开身上的棉被,活动活动四肢。这些伤口是她给我包扎的吗?炫静看着自己身上的几个绷带蝴蝶结,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真是个可爱的地狱使者。

        按掉手机上烦人的闹钟,炫静才发现少女身上只有薄薄的毯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在组织的这10年里,除了所静,好像真的没人这样照顾过自己。
        轻轻把少女从地铺转移到床上,顺手掖好被角。
        

          “嗯......舒服.........”

          这家伙还会说梦话吗,原本打算溜走的炫静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

          一转头就看到少女因为温暖而变的桃红的脸颊,和充满幸福感上扬的嘴角。

           这哪里是地狱使者啊,明明是微笑天使。

         
         
          金炫静不自觉的笑起来。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