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家十

宇宙事务所

第三章

        “秀斌啊,我饿了。”

         秀斌强忍着把椅子丢过去的冲动“呀,你还是姐姐呢,能不能照顾一下妹妹。”
         躺在沙发上的炫廷仿佛没有听到这句话,换了个姿势继续说着“多荣什么时候来做饭啊。”

         话音刚落,任多荣就推开店门走了进来。
       “多荣啊,今天上学怎么样。”秀斌迎上多荣,帮她接过书包。
       “跟往常一样。”边说着多荣走进厨房开始忙活。放下书包,秀斌也急忙跟进去帮忙。

        “还是没有你父母的消息吗?”看着认真切菜的多荣,秀斌心里不是股滋味。

         前不久和躺在沙发上的白痴一起买菜,看到穿着校服的多荣坐在家门口抽泣。问过才知道父母失踪了,家里的父母的东西也一起不见了。
         秀斌心疼的把她带回家一起吃饭,却被嫌弃黑暗料理。不知怎么的,多荣就开始每天来给她们做饭了。
        
          又勤快,又善良,这样的孩子父母还舍得丢下吗?

        “我已经放弃了,都这么久了。”多荣面不改色的拿起豆腐,刀起刀落,切成漂亮的方块。

          秀斌微微叹一口气,帮多荣架起锅。

          刚把菜放上桌子,金炫廷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都快饿昏了。”

        “早知道你这么容易昏,我就不会把你带回来了。”秀斌毫不掩饰的抛来一个白眼。

          看着桌子对面的两个活宝,和桌上简单的家常菜。任多荣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
        “多荣啊,今天的菜完全是我的取向狙击。”金炫廷边说着边夹来最大的那块肉。“长身体,多吃点。”
          多荣害羞的笑笑,把头偏向电视。这个姐姐还会关心人啊。

        “哦莫,这个人!”秀斌惊讶的忘记合上了嘴。眼睛直盯着电视上帅气的小生。
        “现在很火的小鲜肉吗。”金炫廷好像毫不关心的把肉塞满自己的嘴巴,却悄悄瞟了眼电视。心里悄悄腹诽,也不怎么样啊,没我好看啊。

        “不是哦。”多荣略带自豪的掏出手机,上面是她和“小鲜肉”的合照“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我的学姐。”

        “学姐???”秀斌放下筷子,抢过手机“女的?”

       “我们周延学姐是专门扮男相的新新演员。很帅吧,平常也是漂亮的大美女。”

         金炫廷靠到秀斌身边看着照片上微笑的人,摸摸下巴。啧,这个人真的好眼熟。在哪见过吗?

         门外嘈杂的声音打断了三个人对小生的讨论。
     
       “好像是隔壁的大叔和阿姨。”多荣推开椅子站起身来“我去看看吧,好像吵的很凶。”

       “他们又吵架了?”秀斌决定也跟上去看看,这对夫妻总是吵架,有时候还会动手。

         刚打开门就看到隔壁大叔举着平底锅,眼看着就要败在对面阿姨的鸡毛掸子之下。
         秀斌急忙跑上前,张开手挡在两人之间。“好啦好啦,有什么好好说嘛。不管干什么事打人总是不好的对吧。”

       “你个小丫头懂啥,走开走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打。”看起来矮小的大妈发起脾气来一点都不弱。她气势汹汹的抬起手,真的朝秀斌挥过来。秀斌已经被吓得慌了神,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呀,大妈”金炫廷不知怎么已经站到了秀斌身前。一只手截住鸡毛掸子,另一只搂过秀斌用手护住她的头。“不要碰她。”

        秀斌终于回过神抬头看着突然闯过来的人,竟然是个让人安心的人。

       

        多荣站在店门口看着秀斌在金炫廷的保护下,不断的劝说着大叔大妈。许是她人间蜜桃的亲和力威力强大。大妈气鼓鼓的收回了鸡毛掸子,叉着腰走回屋去,大叔不好意思的摸着头道谢。

       “欧尼你们这个能力不打算好好利用一下吗?”炫廷揽着秀斌回来后,多荣建议道。

       “多荣你被我敏捷的身手折服了吗。”这可是能杀人的技术“下次观看要收费的。”
         

      “没错!就是收费!你们可以专门替人解决纠纷,你们目前不都是失业状态吗。”多荣认真的抓住秀斌的手。“这家子吵架不都是你们劝和的。”

        秀斌大笑着拍拍多荣的手背“劝架还能当生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们吵架看起来凶其实不会动真格的,我就是运气好。”

       “欧尼,不是运气。你看看你粉嫩的脸,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这才是原因,不然我怎么会轻易跟你回来 。”

        金炫廷若有所思的看着朴秀斌。确实,这张脸就是有这样的魅力。那天回头看到的微笑天使让自己怎么也不想离开这个人了。正想着那个早上的感触,秀斌突然转过头朝她看过来。两人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这种东西怎么会有生意啊。”秀斌急忙把目光收回来,桃红爬上脸颊直烧到耳尖。

        

          
       秋所静扭动钥匙把门推开,把鞋摆好在玄关。冬日的风直扑向她的脸,秋所静关好门之后风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不是关好窗了吗?直觉提醒她家里有异常。放轻脚步,从包里摸出枪,一步步摸到拐角处。

      “所静啊,为什么我的照片弄得跟遗照似的。”

       听到声音,秋所静不再偷偷摸摸,一抡手,把枪朝说话的人丢过去。“啪”一声,那人轻松接住枪在手中把玩。秋所静愤怒的盯着那个随意坐在餐桌上嘚瑟的傻子。

     “金炫廷!”喊出名字后,所静的眼泪也忍不住了“你活着也不来告诉我是吧,那就是遗照!两个月了谁知道你活着!”

       金炫廷不知道秋所静会哭,慌慌张张从桌子上跳下来。捧着枪杵在桌子旁不知道怎么办。

              
     “我现在确定下来了,所以才来找你了。”  金炫廷把刺杀失败之后的事全转告给秋所静。没等对方说话她就急忙问道“你有没有认识的什么心理医生啊什么的,就你的同学或者学弟学妹什么的。”

      “怎么?哪里不正常啊,我帮你看看。信不过我的专业能力吗?”

       “哎,不是不是。”金炫廷烦恼的抓抓脖子“收留我那个朴秀斌,突然跟那个小孩讨论了一个晚上说什么要开一个事务所,我顺口说认识心理专家。两个人就威胁我让我一定请一个回去。这玩意哪能赚钱啊,请得到人才怪。”
         
      “我最近辞职了,很闲。” 秋所静边回答边暗想,什么人能威胁到毕业成绩全优的金牌杀手。
            
      “辞职了?组织没虐待你啊。”

       秋所静重重靠在沙发背上“组织上官僚主义太恶心人了。可是你真的能一直待在那个朴秀斌那里吗”

     “你不知道吗,她是派人追了你三天的朴会长的女儿。”
             
             



           

评论(3)

热度(31)